2014年4月5日 星期六

對症下藥監管離島渡輪服務

  運輸署又再批准離島渡輪加價,是次加幅平均約5至6%,可是卻對渡輪服務質素近乎「零監管」,其宗旨似乎就是「有隻船俾你出香港就唔好咁多要求」,對離島居民的基本要求及投訴置若罔聞,胡扯一句「離島居民滿意渡輪服務」,便任由渡輪公司加價。

  現時渡輪服務政策透明度低,政府當局在過去3年並無就渡輪服務公開諮詢,亦無在實際上改善渡輪船種、班次等等;在2011及14年分別有過億巨額補貼下,兩次補貼下渡輪公司邊收資助一邊加價,2005年至今已累計加幅約40%,運輸署毫無改善客量及基本服務質素之方案,又再次輕易批准加價,實在令離島居民非常氣憤。

  運輸署與渡輪公司經常向外界表示渡輪客量低,因此要加價,完全不合邏輯,票價過高只會令遊客卻步,亦令有意搬進離島區的市民因交通費昂貴而打退堂鼓,更令不少原在離島居住的居民因交通費昂貴及差劣渡輪服務而搬離離島,加價只會造成惡性循環,不可能改善客量,與此同時,長洲線客量一向比其他航線為高,甚至是其他航線客量的數倍,但其加幅百分比卻是與其航線相同或相近,因此運輸署與渡輪公司根本是自相矛盾,客量多寡其實只是一個非常差的藉口。

  運輸署現時仍以「綜合消費物價指數」為由試圖說服外界渡輪加價溫和,港鐵「可加可加機制」就是因「綜合消費物價指數」令港鐵獲巨多利潤下仍連年加價,此機制已遭多番批評,運輸署還以此為由去將渡輪加價合理化?今年港鐵、渡輪再次排隊輪流加價,服務質素卻每況愈下,兩者不時故障頻生,而且意外數字亦日漸增加,後者近年亦不時有渡輪意外、擱淺等等,最嚴重一次就是港九小輪撞向南丫四號海難,導致數十人死亡

  離島渡輪牌照期為3年,運輸署幾乎每3年便批准渡輪公司加價,卻沒有好好監察渡輪服務,在交通投訴組報告中顯示,有關渡輪服務的投訴大增,相比2012年大大增加至123.4%,港九小輪佔投訴32%,而新渡輪則佔46%,兩間主要離島渡輪航線公司之投訴位列首位,但運輸署在有關渡輪政策文件中卻完全不提及這些數字。

  渡輪服務質素差劣,渡輪公司經常在假日、節日便缺乏加班船疏導乘客,坪洲、長洲等地情況尤甚居民、遊客往往只能在碼頭外大排長龍,渡輪公司發放訊息混亂,沒有清楚交代有否加班船及時間等資訊,長洲線更是平日繁忙時間經常客滿提早開船,運輸署卻沒有重新審視航班班次,懸掛風球時更見混亂,坦白說,香港年年都有風打,做好一點預先安排不可可以嗎?船公司提早開船、停航消息時有混亂,居民在碼頭一是呆等,一是被激至鼓譟,在碼頭得不到答覆或暫時的最新情況,職員支吾以對、訊息混亂,居民在新聞上卻「被變」成刁民,居民只可大嘆一句:「無奈!」

  渡輪公司連基本服務質素也欠奉,渡輪衛生情況強差人意,但政府當局又有否切實監管渡輪公司清潔責任嗎?

  運輸署指「並沒有規定渡輪公司清潔船艙及碼頭的要求」,卻又同時向渡輪公司批出過億元資助,包括「發還碼頭電費、水費及清潔費」,過去3年牌照期的總承擔額為$2,700萬,運輸署是否已向梁振英特首好好學習「語言偽術」,資助僅限碼頭而非渡輪,因此政府當局可大安旨意不規管渡輪基本服務質素如船艙衛生情況? 

  現時渡輪獲過億資助,卻無從監察公帑運用是否得宜,議員每3年在會議上重覆著同一論調,口說反對加價,實際行動的卻少之又少,其實議會、居民可以做得更多,例如:

  第一,要求運輸署定期提交及公開報告,以監察渡輪客量、班次準繩、假日加班、衛生問題及投訴數字等資料,才可開始對症下藥,監察渡輪服務;

  第二,運輸署以渡輪服務問卷調查的所謂結果得出「乘客滿意渡輪服務」的論調,實際上問卷問題卻有引導性,令受訪者極容易選擇讓離島居民、渡輪乘客容易選擇一個較傾向不改善渡輪服務的答案,這樣的虛假渡輪中期檢討,換來就是運輸署在批出/延續牌照時完全不提改善渡輪基本班次、服務質素,只提加價。運輸署稱「乘客滿意渡輪服務」這個一錘定音的講法,與實際離島民情實在南轅北轍,因此議會應自行委託香港的大學做一個渡輪服務調查,以進一步更精準分析渡輪服務質素、乘客滿意度、班次調整等等;

  第三,現時渡輪服務政策透明度極低,運輸署只簡單交代平均客量、問卷簡單的百分比,運輸署沒有交代渡輪公司盈利、收入支出的百分比等數字,亦無公開渡輪牌照條款如何,試問社會又如何得知過億補貼是否運用得宜?渡輪公司又是否確實遵從牌照條款去營運?還是渡輪牌照條款根本就是非常寬鬆讓渡輪公司近乎「冇王管」?因此運輸署應公開渡輪牌照條款,讓市民、議會可以好好監察渡輪服務。

  只有對症下藥,才可開始踏出第一步改善渡輪服務,否則3年後又只會見同一結果,這篇文章或許3年後再拿出來,改改日期便可再次翻用,重點在於今天有否行動。

(謝謝輔仁媒體刊出:http://bit.ly/1kzERp4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