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3月17日 星期一

坪洲面對的醫療問題,應何去何從?

「容醫生每天舟車勞頓到坪洲註診,其精神值得敬佩。
今後,坪洲的醫療問題,何去何從?」

街坊告知,坪洲的社區醫生容存先生剛離世,及後轉發了有關消息,有感而發便在專頁上寫了這一個status,街坊隨即紛紛致上最後敬意。

容存醫生是坪洲近年唯一的私人執業西醫,他在坪洲駐診數十載(有前輩告知他大約在 1960年代始在坪洲執業,如各位街坊有更多及準確的數字與資料,歡迎提供以作修訂),每天舟車勞頓從市區到坪洲看病人,如果是一位年輕人,乘一程船並不算辛苦(只是渡輪服務差劣而已),但對於一位「人生七十古來稀」的長者,就是舟車勞頓,我估計他已合資格取「生果金」多年,遠超退休之齡,卻仍敬業樂業,堅持到坪洲這小島服務居民,筆者敢誇下海口,坪洲有超過 9 成家庭都幫襯過容醫生,他是坪洲的家庭醫生、社區醫生,照顧超過 3 代人。

有不少街坊對他離世感到惋惜, 亦非常敬佩他行醫精神,有街坊表示希望坪洲能為他立一碑石以紀念他仁心仁術,亦有街坊建議鄉事會、政府向容醫生追頒榮譽獎章,作最後致敬,但筆者卻有另一個想法。

我對於任何帶有尊敬之意,紀念、褒獎容醫生仁心仁術之形式或物件,都表示支持,因為這是我們對他的最後敬意,然而我相信容醫生並不是一個非常重視個人榮譽的人,不是說他毫不重視,而是他會將其他的放在更前的位置,例如是坪洲居民的醫療與健康保障,大膽假設一下,假如容醫生是以名成利就為首要,他大可在市區行醫,假如他要升官發財,他更要在市區工作,可以有更多病人看症,又或者是到公立醫院工作,除了一官半職,更是有穩定的收入,達退休之齡便可休閒享受人生。

但容醫生選擇了在坪洲這小島服務街坊,一做便做了數十載,幾乎風雨不改到坪洲為街坊診症,直至他人生最後的一段路,至近年仍不辭勞苦為街坊診症,我相信容醫生與一眾街坊一樣,都希望坪洲的醫療服務有進一步改善,讓坪洲有更好的醫療保障。

現時坪洲西醫方面只剩下坪洲健康院(坪洲診所),健康院建於小山丘上(相信這與坪洲當年缺乏土地有關,有很多現時沿岸的地方是填海得來但這不代表我支持大規模填海,切勿混淆),其斜度相當大,平常人走過也要加倍小心,更何況是病者與老弱傷殘?興建升降機計劃剛開始不久,落成之期還須更多時間,然而健康院終歸要搬遷擴充,才可應付將來需求(人口適度增加及老化;即使是搬遷也好,也須保留健康院,這是上一代人合資興建,前人種樹後人乘涼,不能用完即棄),還有現時晚間及假期並沒有醫生駐診,坪洲每星期仍有「醫療真空期」,稍有較重的病傷便要乘船到市區求醫,緊急的便要召喚直昇機到東區醫院或在港島直昇機坪降落轉車到醫院(全香港只有屯門及東區醫院設有直昇機坪),本來北大嶼山醫院計劃是必須設有直昇機坪,但不知何故「被消失」了,還有很多不只坪洲有的醫療問題,例如是公營牙科服務及醫療人手不足等等。

我深信,街坊都一樣希望坪洲的醫療服務有更進一步改善,另一方面亦認為,一個地區的醫療服務與保障更完善,或許是對社區醫生有著不同的意義,在致最後敬意之時,希望可以一同關注、設法改善坪洲的醫療服務,這也是為坪洲街坊的健康、醫療保障著想。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