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3月19日 星期三

《只收窮人3蚊 坪洲仁醫病逝》 - 蘋果日報



三元睇醫生,50年不變,並非神話。78歲老醫生容存50年來不辭勞苦,每日由銅鑼灣入坪洲應診,待病人細心親切如家人,惜月初急病逝世。昨夜設靈,花圈堆滿禮堂,街坊細訴容上門替行動不便者診症,貧弱長者診金更50年不加價,只收三元,堪稱一代仁醫;坪洲鄉委會研究為他立碑紀念,以表敬意。(節錄)

記者:郭美華 關震海 徐雲庭
蘋果日報全文:http://bit.ly/1oyA3Ty

《打動居民 獲薦考註冊試》

  為坪洲居民服務大半生的容存醫生出生小康之家,家中六兄弟姊妹中排第四,父親營商,一家生活無憂,遺憾是他一生未能找到另一半。容年輕時在湖南學醫,但學歷在港不獲承認,一度在坪洲當無牌醫生。(全文)


http://bit.ly/1j6ORK3


《健康院要上斜 長者徬徨》

  容存醫生逝世後,人口近6,000的坪洲再無西醫私家診所,不少居民憂慮日後「唔知點樣睇醫生」,因坪洲僅餘可提供門診的政府健康院位於大斜坡上,令行動不便的長者難求診,島上居民鍾婆婆想到日後或要獨自乘船出港島看醫生,感到徬徨不已。(節錄)

全文:http://bit.ly/NwFtRb
http://

2014年3月17日 星期一

坪洲面對的醫療問題,應何去何從?

「容醫生每天舟車勞頓到坪洲註診,其精神值得敬佩。
今後,坪洲的醫療問題,何去何從?」

街坊告知,坪洲的社區醫生容存先生剛離世,及後轉發了有關消息,有感而發便在專頁上寫了這一個status,街坊隨即紛紛致上最後敬意。

容存醫生是坪洲近年唯一的私人執業西醫,他在坪洲駐診數十載(有前輩告知他大約在 1960年代始在坪洲執業,如各位街坊有更多及準確的數字與資料,歡迎提供以作修訂),每天舟車勞頓從市區到坪洲看病人,如果是一位年輕人,乘一程船並不算辛苦(只是渡輪服務差劣而已),但對於一位「人生七十古來稀」的長者,就是舟車勞頓,我估計他已合資格取「生果金」多年,遠超退休之齡,卻仍敬業樂業,堅持到坪洲這小島服務居民,筆者敢誇下海口,坪洲有超過 9 成家庭都幫襯過容醫生,他是坪洲的家庭醫生、社區醫生,照顧超過 3 代人。

有不少街坊對他離世感到惋惜, 亦非常敬佩他行醫精神,有街坊表示希望坪洲能為他立一碑石以紀念他仁心仁術,亦有街坊建議鄉事會、政府向容醫生追頒榮譽獎章,作最後致敬,但筆者卻有另一個想法。

我對於任何帶有尊敬之意,紀念、褒獎容醫生仁心仁術之形式或物件,都表示支持,因為這是我們對他的最後敬意,然而我相信容醫生並不是一個非常重視個人榮譽的人,不是說他毫不重視,而是他會將其他的放在更前的位置,例如是坪洲居民的醫療與健康保障,大膽假設一下,假如容醫生是以名成利就為首要,他大可在市區行醫,假如他要升官發財,他更要在市區工作,可以有更多病人看症,又或者是到公立醫院工作,除了一官半職,更是有穩定的收入,達退休之齡便可休閒享受人生。

但容醫生選擇了在坪洲這小島服務街坊,一做便做了數十載,幾乎風雨不改到坪洲為街坊診症,直至他人生最後的一段路,至近年仍不辭勞苦為街坊診症,我相信容醫生與一眾街坊一樣,都希望坪洲的醫療服務有進一步改善,讓坪洲有更好的醫療保障。

現時坪洲西醫方面只剩下坪洲健康院(坪洲診所),健康院建於小山丘上(相信這與坪洲當年缺乏土地有關,有很多現時沿岸的地方是填海得來但這不代表我支持大規模填海,切勿混淆),其斜度相當大,平常人走過也要加倍小心,更何況是病者與老弱傷殘?興建升降機計劃剛開始不久,落成之期還須更多時間,然而健康院終歸要搬遷擴充,才可應付將來需求(人口適度增加及老化;即使是搬遷也好,也須保留健康院,這是上一代人合資興建,前人種樹後人乘涼,不能用完即棄),還有現時晚間及假期並沒有醫生駐診,坪洲每星期仍有「醫療真空期」,稍有較重的病傷便要乘船到市區求醫,緊急的便要召喚直昇機到東區醫院或在港島直昇機坪降落轉車到醫院(全香港只有屯門及東區醫院設有直昇機坪),本來北大嶼山醫院計劃是必須設有直昇機坪,但不知何故「被消失」了,還有很多不只坪洲有的醫療問題,例如是公營牙科服務及醫療人手不足等等。

我深信,街坊都一樣希望坪洲的醫療服務有更進一步改善,另一方面亦認為,一個地區的醫療服務與保障更完善,或許是對社區醫生有著不同的意義,在致最後敬意之時,希望可以一同關注、設法改善坪洲的醫療服務,這也是為坪洲街坊的健康、醫療保障著想。

2014年3月9日 星期日

運輸署屈離島居民「滿意」渡輪服務

離島渡輪又再3年一度加價,運輸署對外宣稱加幅溫和,居民肉隨砧板上,渡輪是絕大部份離島居民的唯一交通,不斷加價已令各島民怨沸騰,可是有部份聲音總覺得離島居民應「食得咸魚抵得渴」,一般都會認為離島人口少,油價等成本貴,既然要享受大自然環境及較市區樓價/租價便宜一點(其實近年升幅已不少),自不然要付出多一點,包括交通費昂貴及交通時間,然而事實又是否這樣?

是次加價又是6條航線均要加價,多個離島中以長洲最興旺,據運輸署文件指每日平均客量為,但是長洲線仍要加價,有部份長洲居民對此百思不得其解,平日繁忙時間已經常要加班,甚至乎新渡輪有生意也做不切,往往客滿卻沒有加班,而且服務亦有不少問題,例如新渡輪作為公共交通營辦商卻帶頭拒收千圓紙幣,另外亦有居民指出因配合海上安全而硬將豪華位的椅子固定卻又沒有配合實際環境而造成不便、乘客在船上吸煙又沒有勸喻及船艙衛生問題等等,而這些問題部份亦同時存在於其他航線例如坪洲航線,在假日時亦經常客滿早開卻無加班船,數百名乘客要在碼頭外大排長龍,又或者是渡輪公司於繁忙時間派細船,根本不敷應用,渡輪更不時有延誤。

 坪洲假日人流頗多,每逢節日都不時客滿早開。


本來是17:50的航班,早在17:25已客滿,但又沒有加班船疏導乘客。


在離島區議會文件中,只見運輸署提及加價,卻毫無提及有關班次、客量及服務質素等問題,於立法會的文件內,運輸署更指渡輪乘客是對渡輪服務有相當程度滿意,這與居民的感覺簡直是南轅北轍,究竟問題在哪?
圖:立法會文件,僅有一頁簡短交代居民、渡輪乘客「滿意」渡輪服務。

筆者在翻查資料時,發現立法會文件中,僅有附件一頁是提及乘客對渡輪的滿意程度,除簡單的百分比之外,已無更詳細的段落交代有關渡輪服務質素,因此筆者便去信有關部門,要求披露更多資料,經多封書信往來才好不容易獲取問卷調查副本一份,俗語有話「唔睇由自可,一睇就把鬼火」,此句絕對適合配上這份問卷,尤其是較後的部份。


圖:渡輪問卷調查

在問卷中(坪洲航線)的第7部份「預算」,有7條問題(第18-24題,其他航線題號或不同),問題絕大部份都是具引導性,讓離島居民、渡輪乘客容易選擇一個較傾向不改善渡輪服務的答案,以下列出相關問題:

18. 如增加航班數目會令票價上升,您覺得需唔需要增加航班?
 (答:需要/視乎票價加幅 –> 往問題19(視乎票價加幅被視為等同需要),唔需要則跳到問題20)
19. 咁您可以接受票價提高幾多百分比?
20. 如減少航班數目會令票價下降,您能唔能夠接受呢?
21. 如改善現有船隻(包括船種)會令票價上升,您覺得需唔需要改善現有船隻(包括船種)?
  (答:需要/視乎票價加幅 –> 往問題22 (視乎票價加幅被視為等同需要),唔需要則跳到問題23)
22. 咁您可以接受票價提高幾多百分比?
23. 如減少船種或降低船隻質素會令票價下降,您能唔能夠接受呢?
24. 如為了維持現有服務水平,票價需要調整,您能唔能夠接受呢?

渡輪是絕大部份離島居民的唯一對外交通,又重覆一次,肉隨砧板上,身為一個「冇得揀」的消費者,加上運輸署多次批准加價,現時平日船費已非常高昂,假日收費更是離譜,試問就上述引導式問題,不斷問「如果改善服務/船種、增加航班,便會增加票價」、「如果減少航班會令票價下降」,居民又會有多少個會選擇「接受」這個答案?

上述問題的假設,根本就是運輸署得過且過,懶得改善渡輪服務,而且部份的假設根本是錯得很,筆者不才,只能拋磚引玉,以下略舉例子如下:

「如增加航班數目會令票價上升,您覺得需唔需要增加航班?」
航班數目增加是否必定會令票價上升? 我會答:「不是!」

現時坪洲與梅窩航線均有提供深宵服務,但所謂的深宵服務只不過是凌晨3時僅提供一班次而已,假如閣下錯過了尾班船(即00:30),便要在「百有」的碼頭呆等2.5小時,表列如下:


然而假設建議將上述深宵航班合併,只需使用同一艘船隻,便可為梅窩、坪洲兩地居民加設兩班分別由往中環及離島的航班(新增的是1:30由中環開往離島及2:15由離島開往中環),比起現在兩間公司使用兩艘船隻卻僅有3:00中環開往離島及3:40離島開往中環,更能節省運輸及人手成本(只需使用一艘船),並且能增加航班,更有效改善離島深宵渡輪服務,表列如下:


以下表列簡述合併深宵航班之好處:


以上述例子來說,航班數目增加並不是必會令成本上升,因此這不是一個藉口可讓運輸署逃脫改善航班之責任。

又舉多一個例子:

「如改善現有船隻(包括船種)會令票價上升,您覺得需唔需要改善現有船隻(包括船種)?」

現時坪洲航線是「快慢混合船種」,一般來說就是「一班快、一班慢」(除部份繁忙時間會連續2班慢船外),下表列舉建議使用單一船種與現時兩者比較如下:


單一船種並不是新鮮事,現時南丫島航線也是採用這種模式,而且亦只是要求提供基本服務質素。

運輸署採用引導式問題,所得來的結果當然是「居民滿意服務,毋需改善兼接受一定加幅」,運輸署大安旨意,「領正牌」拋下一句:「既然滿意服務又何需大費周章去改善?

渡輪公司在這十多年來不斷加價,但在提供基本服務時連基本質素也欠奉仍獲政府過億資助,有不少支出獲政府不同形式補貼、發還或豁免,包括:

(i) 接手負責碼頭的維修工作;
(ii) 豁免燃油稅;
(iii) 按照長者票價優惠計劃發還碼頭租金和豁免船隻牌照費;以及
(iv) 簡化分租審批程序,以協助營辦商增加非票務收入,用以補貼渡輪服務的營運,從而紓緩加價壓力;



(a) 向營辦商發還船隻檢驗年費和私人繫泊設備收費;
(b) 發還碼頭電費、水費及清潔費;
(c) 扣除根據既定安排發還碼頭租金和豁免船隻牌照費的款額後,發還因提供長者票價優惠而少收的收入;
(d) 發還船隻維修保養開支;
(e) 發還因提供小童票價優惠而少收的收入;
(f) 發還船隻保險費 (只適用於「中環-坪洲」、「中環-榕樹灣」及「中環-索罟灣」航線);及
(g) 再次推出「離島遊」計劃。

另加20%備用款項 (此為預留備用款項,以為成本或會因一些未能準確預測的因素而攀升作應對(例如船隻維修費用及一些營運碼頭方面的開支可能會因由二零一三年五月一日起調高的法定最低工資而提高)。)

政府文件既不提及改善航班,又不改善基本服務質素,離島渡輪多年來不斷加價,獲過億資助仍大幅加價,卻仍對外界稱加幅溫和,還屈離島居民、渡輪乘客「滿意」有關服務,設下引導式問題,營造居民滿意服務的效果,而且渡輪服務政策極不透明,政府使公帑,納稅人埋單,渡輪公司一邊獲資助另一邊同時加價,市民卻無法得知實際上渡輪公司的營運開支及收入,同時在獲政府不同形式補貼、發還或豁免,很可能成本已大減,那渡輪公司向外宣稱營運艱難,究竟難在那裡? 市民無法得知這是否「九巴加價」的翻版,會否有些帳目拆開計、管理層薪金有否過高?

加價真是「老奉」合理嗎?

(謝謝輔仁媒體刊出:http://bit.ly/1n8NsU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