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6月15日 星期六

填海只是影響白海豚嗎? ( 新題:《文化瑰寶》)

  「只要能立即製造大量土地儲備便一定支持」,這句說話是我在「優化土地供應策略」第二階段內公眾論壇聽得最多的一句,而且說這句話的人,基本都是來自同一組織--香港黃金五十。與此同時,亦曾有議員官員指不擔心填海影響白海豚或其他海洋生物,認為海豚懂得游去別處避工程,又或者認為可進行「動物搬家」。但,填海真的只影響白海豚嗎?

  在公眾論壇及立法會公聽會上,有大量組織或工程界人士,均支持政府填海造地,聲言填海是為下一代幸福着想,其中一說法是如果不填海造地,下一代便沒地方可住。「香港黃金五十」發起人、仍在休假的行政會議成員林奮強更在報章上撰文,指出即使要犧牲集體回憶或天然海灣,亦會支持填海造地,試圖游說港人只需將集體回憶放在腦海中,毋需在現實中保存,更認為填海等同發展美好社區、未來美好回憶,然而這些支持填海造地的人可知道這些集體回憶、美好社區是由多少代香港人用了多少時間及心血才能建立?

  以坪洲為例,這個不足一平方公里的小島,看似平平無奇,名氣又不及其他鄰近離島如長洲、南丫島般大,可是這小島卻有很多無可代替的歷史、非物質文化傳統活動及歷史建築物。

  坪洲雖小,但在數十年前工業繁盛,例如有曾是亞洲最大規模之一的「大中國火柴廠」及多間工廠,包括勝利灰窰、牛皮廠及鋼管廠等等,都是座落於這個小島,而且近年亦被政府確認為歷史建築物,是香港少數工業遺址能評級為歷史建築物,在坪洲這小島已有三間工廠榜上有名。

  至於非物質文化傳統活動方面,坪洲這小島亦有七項傳統活動剛列入「非物質文化遺產」草擬清單,例如坪洲天后誕神功戲、金花誕、龍母誕、中元建醮及七姐誕等等,這些傳統都是靠居民一代一代去傳承,部份更有百年歷史,至今仍有很多居民參與,當中不乏年輕人,可見這些傳統在傳承上,比起其他地區屢見青黃不接,已是做得很好及難能可貴,而且不僅是集體回憶,更是坪洲居民每一年從不間斷傳承的文化傳統。

  當真要填海的時候,居民面對的只有無窮無盡的發展,無日無之的收地收樓,又或者是在人工島上設置厭惡性設施,居民一是無奈接受,一是盡早搬走,試問這樣又怎能繼續將傳統傳承?

  政府將如何處理這些建築或傳統文化評級?這樣真的會發展出美好社區嗎?還是只是複製一個又一個倒模的新市鎮?難道真的如林奮強所願,將之只變成腦海中的回憶,將現實通通淹沒,最後只將原本是生活的一部份硬塞到博物館?

謝謝蘋果日報論壇刊出:http://bit.ly/16t1w02

2013年6月8日 星期六

假到不行

  「優化土地策略第二階段諮詢」即將在六月底結束,在去年的第一階段諮詢中,明顯地有半數人不支持填海拓地,但政府依然強行第二階段諮詢。

  在兩次的諮詢中,政府都「做了很多事」及「做少了很多事」去減低反對聲音,尤其是減低離島居民的聲音,這些小動作都反映出政府是如何刻意營造諮詢效果,大力壓低反對聲音,營造社會上大多數人都支持填海及填海是何其有理據。

  是次填海選址,有不少是位於離島區,其中所謂「中部水域」人工島方案更涉及1,400至2,400公頃,可是在是次諮詢中,卻從不提及「中部水域」附近離島的名字,包括坪洲、喜靈洲、交椅洲、南丫島及長洲等,試問離島居民又如何得知是次諮詢原來已影響數個離島?

  第二,這樣長遠又龐大的計劃,在此諮詢階段中只是舉行了兩次公眾論壇,而且沒有一個是在上述離島內舉行,試問這次諮詢中又可以多大反映離島居民意見?去年亦都是因為應島上關注組要求下,政府才派出代表出席居民大會。而兩次所謂的公眾巡迴展覽,亦欠缺在坪洲舉行,但在兩次諮詢中,方案規模最大的卻均在坪洲。(第一次是「坪洲喜靈洲」連島方案,第二次則是「中部水域」人工島方案)

  第三,回到去年的諮詢結果,政府延遲了數月才公佈有關報告,該報告卻只提供英文版本,而且不理會反對填海聲音佔半數的結果,仍強行推第二階段諮詢!試問在這不公的諮詢過程、低透明度的填海方案下,離島居民在是次諮詢中被蒙在鼓裏,日後政府落實離島填海大計時,政府便大可以指在諮詢過程中沒有收到離島居民的反對。

  一場政府已預設好結果的偽諮詢,離島居民如何可獲足夠資訊,繼而對填海表達意見?

(轉載自蘋果日報論壇http://bit.ly/ZuWMVP )http://)